时间
返回首页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  
柳氏新闻 | 柳下传人 | 柳氏通谱 | 柳下书堂 | 中华姓氏大讲堂 | 柳氏名人 | 河东柳氏 | 韩国柳氏 | 台湾柳氏 | 海外柳氏 | 其他柳氏
柳氏研究 | 柳氏家谱 | 柳氏祠堂 | 柳氏寻根 | 柳氏墓地 | 柳氏家训 | 柳氏行辈 | 柳氏风俗 | 柳下惠研究 | 柳宗元研究 | 香山文化部落
柳永研究 | 柳贯研究 | 柳公权研究 | 柳亚子研究 | 和圣书院 | 谱牒学堂 | 万姓归宗 | 唐宋遗风 | 京城游学堂 | 曹聚仁研究 | 中华善业联盟
炎黄一脉,万姓归宗! 弘扬祖德振兴家族恪守家训,传承家风!和圣惠公,孔孟推崇; 展柳一家,天下大同!河东世泽启千年,笔谏家声传万古!天下柳氏一家亲,齐心协力修通谱! 中华柳氏宗亲联谊总会 中华柳氏通谱编纂委员会 中华柳氏商会 中华柳氏文化研究会 中华柳氏书画家联谊会
 
第十回 拜师学医索亮入门 不忍误解莲妹坠崖
发表日期:2013/6/17 新闻来源:天下柳家人

第十回  拜师学医索亮入门

        不忍误解莲妹坠崖

柳明瑞

 

却说那日柳下惠与张义交谈几句后,就去司寇衙门上班。而那位被救女子则在曲阜城里转悠大半晌,临近中午时分,她才进入一家客栈,找到一个年轻人说:“索亮哥,你把司里大人要的药物送去了吗?”

索亮回道:“早送去了。莲妹,你不是说昨天下午从干娘家回来吗?”

“昨天下午不是下大雪路上不能走了吗?”

“你看,我怎么把这个茬儿给忘了!莲妹,进趟城不容易,下午出去转转,提前给爷爷买好百岁寿礼和咱们的结婚用品,特别是给你定做几身嫁衣。”

“索亮哥,你说什么呢?不出家门结婚算还出嫁吗?”

“不算出嫁算出阁总行了吧?”

下午,莲妹坐上马车,索亮赶着,两人一起外出采购物品、定做衣裳。衣裳倒是选好花色式样,量好尺寸,交上了定金,只是称心如意的东西没有买全。他们又回到客栈,分别在两间房里过了一夜。次日再上街去买。在一家商铺里,两个伙计正在忙于交谈,连他们进来也没看见。一个说:“前天晚上在齐门外,柳下惠坐怀不乱,救了一个将要冻死的大姑娘,你听说了没有?”

另一个说:“我在来上班的路上刚刚听说。”

“这么说柳下惠可真是个正人君子啊!”

“让一个大姑娘坐在怀中,乱不乱谁看见啦?”

“听说两个守城的门卫亲眼所见。”

“隔着城门能看到?我才不相信呢!”

一听到“柳下惠”这个熟悉的名字,索亮就竖起耳朵听得仔仔细细。出门后他对低头不语的莲妹说:“四老爷柳下惠救人不避嫌,道德真是高尚!对了,咱们去见见他吧?进了城不见他,他会怪罪的。再说,咱们结婚的事情也总得告诉他呀!”

莲妹说:“我一个未婚女子怎好抛头露面去见一个陌生男子?”

“说得也有道理,等购齐物品后,利用中午时间,我自己去好了!”

中午,索亮在柳下惠住处见到了柳下惠。自从索亮进山跟活神仙学医后,两人见面的机会极少。这次异地相见,都显得异常兴奋。索亮说:“四老爷,春暖花开后我将结婚,欢迎您……”

“不欢迎我也得去讨杯喜酒喝呀!但不知你娶的是谁家女子?”

“谁家女子?活神仙爷爷收养的孙女莲妹呀!我俩本是兄妹关系,马上要成为夫妻了。”

“祝贺你!”

“同时得祝贺活神仙爷爷百岁诞辰!”

“一举两得,我更得去了!”柳下惠忽然想到一个问题,便问道:“你说的这位莲妹怎么样呀?”

“她今年十九岁,个子和我差不离儿,性格泼辣,脾气倔犟,历遭劫难,却始终没有被压垮!”

“好一个真性女子!”柳下惠赞道。

“还夸她呢,曲阜城里人都在夸你呢?”

“夸我什么?”

“夸你坐怀不乱呀!”

“是有这么一回事,这也值得一夸吗?”

“咳!不是四老爷您谁能坐怀不乱呀?”

“此言差矣,此言差矣!在冰天雪夜里救人一命,就是换成你索亮,有可能会想入非非吗?”

“当然不会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温饱思淫欲,冻馁求生机呗!”

索亮回到客栈,见客人在议论柳下惠坐怀不乱的传闻,便凑上前说:“你们知道柳下惠是谁吗?他就是我的东家四老爷,现在司寇衙门当士师呢!”他又将与柳下惠核实的情况告知莲妹,莲妹反映很平淡:“这有什么了不起,要是你在那种情况下也会坐怀不乱!”

“咦,你这话怎么和四老爷柳下惠说得一个样?”

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“我的好莲妹,你别误会,我的意思只是说……哎,我真地没有别的意思!”

“谅你也不敢有别的意思!”

话说索亮与莲妹返回新甫山后,将所借马车还给车主,就开始筹办寿宴和婚礼。阳春三月,春回大地,金灿灿的连翘花刚谢,粉红色的桃花又像彩霞一般映红了新甫山。莲妹正在阳光下对着铜镜梳妆,柳下惠一步跨入院中,两人不约而同地一怔。柳下惠问:“怎么是你?你是莲妹吗?”

莲妹问:“怎么是谁?你肯定就是四老爷柳下惠了!”

恰在此时,听到他们搭话的索亮从屋内出来,脸上写满了疑惑,急问:“怎么?你们认识?”

柳下惠说:“有一面之交,她就是我在冰天雪夜里所救的那个姑娘!”

莲妹一下羞红了脸,快步跑进西厢房去。

索亮说:“四老爷,你不是认错了人吧?”

“她嘴角上有一颗美人痣,我还能不记得、认错了?——别说这个了,我得先去拜见一下活神仙他老人家。”

“对,对,对!快进堂屋!”

鹤发童颜的活神仙端坐在正面矮几后,柳下惠进来拱手行礼。老人欲起身还礼,柳下惠急忙劝止。两人互致问候。柳下惠被索亮招呼到东边一张矮几之后坐下。

活神仙说:“明日索亮、莲妹结婚,同时过我百岁寿辰……”

“这是双喜临门呐!”

“士师不辞辛劳光临敝舍,真是蓬荜生辉呀!”

“我之所以提前一天来叨扰,是怕明天起身耽误喝喜酒。再说,还有一些问题需要向您老人家讨教呀!”

不知何时,索亮离开正堂,西厢房里传来了激烈的争吵声。

“士师,劳您大驾,将那两个吵架的宝贝给我喊来!”

索亮和莲妹怯生生地进来,站在门口。

“为啥吵呀?”老人问道。

“为啥?莲妹叫四老爷抱过了,她还不承认。”索亮抢先回答。

“老人家,您还不知道,在冰天雪夜里被我所救的那个女子就是莲妹呀!”柳下惠赶紧解释。

活神仙也显出几分惊讶:“我下山给人诊病时早就听说过柳下惠坐怀不乱的佳话,原来被救的是莲妹,这说明我们两家有缘呀!莲妹,你怎么不早说,我们好谢谢救命恩人啊!”

“我不是怕索亮哥小心眼嘛!”莲妹回答。

“我小心眼?你为什么第二天不告诉我?你俩抱在一起一整夜,怕是……”

“索亮,恩人在此,休得胡言!柳下惠先生的为人,孙女莲妹的秉性,我还不知道?”

“您知道什么?您又不在现场!”索亮反驳道。

“畜牲,你给我滚出去!”

索亮夺门而出。莲妹对柳下惠说:“恩人啊,我那天夜里对您说了一些谎话,如说司里夫人是我的干娘,其实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,我们不过是给司里大人家送药去,我的干娘实际在城北鹿邑,我就是因为顺道去看她而耽误了进城时间。”

“你为什么不跟我说实话呀?”

“当时我还不知道您是好人还是坏人呢!我搬出司里大人就是为了吓唬您,不要做非礼之事。”

“这一点,我当时就看到了!其实,你就是实话实说,我柳下季也不会干出那种有损风化的事来。”

“你自己可以把握自己,但却把握不住索亮哥的想法。那天早晨,我离开城门后没有直接去找他说明情况,而是在城里消磨了半天时光,相当于我从干娘家赶去的时间,才去找他,为的是不让他疑神疑鬼。”

柳下惠说:“爱之愈深,恨之愈切。自己的恋人在城门外与陌生男子相拥取暖,不让他胡思乱想也难。我理解他!”

“他怎么就不理解我呢?难道我真地跳进河里也洗不清了吗?”

活神仙说:“他会慢慢理解的。当务之急是抓紧准备明天的婚礼,当然,我们不会像山下大户人家那么隆重而烦琐。莲妹,你去将索亮叫来,刚才我痛骂他几句,现在后悔了,我要向他道歉。”

莲妹快步走进东厢房,对躺在席铺上的索亮说:“索亮哥,爷爷叫你去商量婚礼的事呢!”

“婚礼?我会和一个向别的男人投怀送抱的贱料破货结婚吗?”

“你说谁是贱料破货?”

“谁是贱料破货谁知道!”

莲妹气愤地两眼冒火星,跑回自己住的西厢房。

活神仙左等右等不见莲妹和索亮进来,感到情况不妙,让柳下惠将自己扶起来,站在门口大喊:“索—亮!莲—妹!”没有人回应。他颤颤巍巍地走进西厢房,见矮几上放着一块白布,上写着歪歪扭扭的几行字:

我被好人所救,竟被诬为贱料破货,无颜活在世上,只有一死

以证清白。我对不起爷爷活神仙,对不起恩人柳下惠,只有下世再报答您们!”

最后落款是“莲妹绝笔”。

活神仙叹口气说:“唉!完了,完了,天要灭我,婚礼要变成葬礼了!”

柳下惠急急忙忙向东厢房跑去,索亮大步流星跑出来,两人撞了个满怀。“怎么?莲妹出事啦?”索亮上气不接下气地问。

“都是你办的好事!还不快找莲妹去!”

索亮在院子里各个角落迅速找过一遍,连个人影儿也不见。撒腿跑出去,站到屋后小山头上四下环顾,也没发现任何踪迹。他大声呼喊起来:“莲—妹,莲——妹,你在哪里?”喊声在山谷间回响,没有人应答。他漫山遍谷寻找起来。随后前来参加儿子婚礼的索大也外出寻找。

话分两头。莲妹留下遗书跑出家门,顺着羊肠小道,爬上一个悬崖,悬崖下是一个黑洞洞的深水潭。在她准备纵身跳下的一刹那,山间传来了“莲—妹,莲——妹”的回声,她一下犹豫了起来,一屁股坐下,眼睛直勾勾地望着下边的深水潭,陷入沉思,一些难忘的往事一幕一幕地涌上心头:

有一年社会上流行瘟疫,还不会说话的她被烧得迷迷糊糊。等她苏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一个陌生的人家。这就是活神仙爷爷在新甫山中的家。长大后,爷爷告诉她,是城北鹿邑一对夫妇从乱葬岗子上发现她尚有一丝气息,送上山头,经爷爷精心治疗,才从鬼门关里要回了她的小命。从此,她就与爷爷相依为命,而鹿邑那对中年夫妇则成了她的干爹干娘。

她七八岁开始跟爷爷学武,到山中采药。一次,不慎失足,跌下山沟,摔折了左腿。又是爷爷给她治好伤,恢复了健康。

后来年龄渐长,智力和功力也随之增长。一次,她和索亮在山中采药时走散,独自遇上一群恶狼,她急中生智爬上树去,等索亮找来时,狼群已经散去。这次出事让爷爷着急生了一场病。

又一次,她到山下买东西时,被两个匪徒掳掠上山,其中一个匪徒想在山洞里对她强行施暴。她坚决不从,厉声痛斥匪徒:“谁敢动手动脚,我就撞死在这石头上!”这时一个公鸭嗓子的匪徒进来,问她是谁家女儿?她说她是活神仙的孙女。公鸭嗓子一听活神仙三个字,立即下跪,连呼:“得罪,得罪!”他喊过那两个匪徒来,扇了每人三个耳光,喝道:“活神仙是我的救命恩人,那年闹瘟疫,不是活神仙,我早就变成一把黄土了。你们抢他的孙女,这不是害我黑虎的恩人吗?快把小姐送下山。谁再动小姐一指头,我知道后,非揪掉他的头不可!”这样,她安全回到了家中。

前些日子进城,冰天雪夜,幸得柳下惠开袍相救,才没被冻死……

想到此,她自言自语地说:“我莲妹生来命苦,可也命大,九死一生,从没低过头。没想到就要结婚了,却被最心爱的人骂为贱料破货!”一想到索亮那一刻的鄙夷神情,她的头皮轰然一炸,噗通跌下深渊。

紫砚斋主有诗叹曰:

齐门相妪不相识,

坐怀原是烈女媛。

灾祸难挡人生路,

阳光洒满新甫山。

岂料狂风剪嫩叶,

摧得娇妍坠深渊。

恶梦不知何时了,

但愿苍生能回天。

却说索亮听到前方一声闷响,拔腿跑上悬崖,见水潭中一个女子在沉沉浮浮,他不假思索,纵身一跃跳了下去。幸亏他从小在柴汶河畔长大,水性较好。他从水底浮起后拨水向前,抱住莲妹,艰难地爬上岸来,先是给莲妹控水,再掐她的人中,一边呼喊着:“莲妹,你醒醒!”她睁了一下眼,又晕了过去。索亮双手抱起她,过沟爬崖,好不容易回到院中,一个刚从山下赶到的中年妇人哭着迎上前来:“我的女儿啊,你这是怎么啦!”

活神仙吩咐道:“快把她抱到屋里去!”他随即被柳下惠搀扶着走进西厢房,拨开莲妹眼皮看看,又试试脉,说:“这孩子命大造化大,死不了!她干娘,你抓紧给她换身干衣裳,我给她熬服祛寒压惊药服下,就会好的!”

西厢房里,莲妹由干娘照顾着;堂屋里,索亮跪在活神仙面前,索大上去就给他一巴掌。他一边哭着,一边抽打自己的脸,大喊着:“我不是人!对不起爷爷,对不起莲妹,也对不起四老爷呀!”

柳下惠说:“你对我怎么样无所谓,你千不该万不该把屎盆子往莲妹头上扣啊!我在审匪徒黑虎案子时就知道,活神仙孙女身陷匪巢而宁死不屈,是个刚刚正正、清清白白的女中大丈夫!虽然在冰天雪夜相遇时,我还不知道那女子就是莲妹,但她为度过难关,保住性命,敢于冲破世俗观念,求得别人庇护,而言谈得体,举止端庄,绝无半点轻佻,令我佩服得五体投地。”

活神仙接过话头,对索亮说:“自从前段进城购物回来后,赞美柳下惠先生坐怀不乱的是你,向莲妹身上泼脏水、也就是给柳下惠先生抹灰的还是你,你这到底是唱的哪一出戏呀?”

“这还不明白:我希望坐在他怀中的是人家的女子,而不是我的莲妹!”索亮毫不隐瞒自己的观点。

活神仙说:“正是你这种狭隘心理害了莲妹,也几乎害了你自己!你得向柳下惠先生学习,胸襟要宽广一些。”

“爷爷批评得对!”索亮表态说,“今后我会善待莲妹的。”

鉴于眼下的情势,活神仙提议婚礼、寿宴延期,另择吉日举行,希望柳下惠、莲妹干娘和索大在山上多住几天。柳下惠答应下来。索大说家中有事,第四天必须回柳下。索亮配合干娘照料莲妹。深夜,烛光通明。莲妹从睡梦中醒来,揉揉眼睛。不解地问:“干娘,你怎么在这里?我不是掉进水潭里了,怎么会回到家中?”

干娘亲昵地摸摸她的脸,解释说:“傻孩子,不是索亮救了你的命吗?”

“休要提他!”

这时索亮一步跨进门来,莲妹猛地坐起来,指着他说:“快出去,我一辈子也不愿再看到你!”

干娘劝索亮道:“你先出去吧,孩子!”

索亮乖乖退出来,在院子里转着圈儿踱步,直到天亮,又去给莲妹熬药……第四天早晨,莲妹站起身可以走动了,干娘才叫索亮进屋给莲妹赔不是,他说:“莲妹,我错怪了你,伤了你的心,逼得你去寻死,我不是人呀!请求你饶恕我这一回。你要是不饶恕的话……”

“你将怎样?”莲妹追问道。

“我也只能像你那样去死了!”

“可别呀,索亮哥!”

“这么说,你是饶恕我啦?”

“嗯!”

索亮一拍屁股跳到院子里高喊:“莲妹饶恕我了,莲妹饶恕我了!”

索大从儿子住的东厢房出来问道:“这是真的?”

“这还假得了?”

“这我就放心了!”

这时,活神仙出现在堂屋门口,用拐杖敲得台阶嘣嘣直响:“臭小子,美什么呢?有什么可美的?还不挑水做饭去!我和柳下惠先生啦一宿,肚子都咕咕叫了!”

活神仙说的是实话。自从莲妹被索亮救回家之后,活神仙和柳下惠都没了睡意,除了吃饭,就是啦呱。

从活神仙的叙述中,柳下惠知道了过去好多不知道的事情。

当年索亮进山拜师后,活神仙将他认做孙子,索亮与莲妹则以兄妹相称。两人都跟爷爷学医,但索亮毕竟读过几年书,领会能力强,记忆力也好,最突出的一点是他手勤,经常把爷爷给人看病治病的单方、验方记录下来,分门别类,进行整理。几年下来,他积累了数万字的竹简——《活神仙秘方集成》。活神仙看到自己的医术后继有人,也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年轻人。上山采药时带着他,让他识别药物;炮制药物时手把手教给他,让他懂得各种药物的药性;外出巡诊时先叫他作诊断,然后进行指导。到后来,很多慕名来请活神仙的,活神仙都让索亮代为出诊。久而久之,索亮也小有名气。

在采药送药过程中,在日常生活中,索亮与莲妹相互关心,互相体贴。有时候两人眉来眼去,卿卿我我。活神仙看在眼里,喜在心里。他想:“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。让他俩结成百年之好,我不就放心了?”他把两个人喊到跟前,说出了自己的想法,两人都羞臊得低下头,没人吱声。

活神仙说:“如果不同意,那我就给莲妹另找一个婆家去!”

“爷爷,你不愿意我俩伺候您一辈子吗?”莲妹问。

“什么意思?我不明白!”活神仙连连摇头。

“爷爷,你真坏!”莲妹说。

“有这么说爷爷的吗?坏丫头!我说句话你们就算定婚了。结婚咱们也不大操大办,请几个知已的亲友喝杯酒就成了。对了,你们不是盘算着给我过百岁寿辰吗?我看,干脆合到一起,不更热闹吗?”

索亮说:“一切听从爷爷安排!”

可是谁也没有料到,在婚礼前却发生了柳下惠坐怀不乱、莲妹跳水自杀这等奇事怪情……

第九天上,婚礼和寿宴同时举行。

紫砚斋主有诗云:

黑云密布终有时,

雨过彩虹映山岚。

喜看妙手回春暖,

更感赤心化冰寒。

老慈少孝和睦家,

你亲我爱并蒂莲。

人间世事殊难料,

身处绝境望回转。

欲知以后事态如何发展,且看下回分解。


上一篇:    下一篇:
发表评论须知
·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、法规,遵守《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》。
· 尊重网上道德,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。
· 本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。
· 您在本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,本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。
· 本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。
·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,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

请您发表评论,注意文明用语并遵守相关规定
网友名称:
*
评论内容:
免责声明:
  本栏转载相关文章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文章本身为转载资料,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本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如涉及到相关问题请联系我们。QQ:1746646817 Email:1746646817@qq.com
 柳氏新闻
· 柳长忠:中国文字的精气神,让书法
· 柳永《劝学文》:养子必教,教则必
· 心正笔正 人清词清——第二届柳
· 《柳氏名门》捐赠印尼华侨企业家柳
· 七七感怀——缅怀抗日战地记者曹聚
· 柳新华、柳哲、柳玉志合著《柳氏名
· 《柳氏名门》捐给台湾105岁高寿
· 六月六感言,感恩柳家人——中华柳
· 揭秘先祖柳下惠长命百岁、著作失遗
· 天下一家 中外一人——五四百年致
 柳下传人
· 柳下惠“坐怀不乱” 新说
· 护墓老人与柳下惠墓
· 柳下惠著作失传之谜
· 柳下惠家族传千年《家范》
· 中国“私学”先驱柳下惠
· 让“柳下惠之风”劲吹
· 陕西蓝田后裔家谱引发柳公权墓之争
· 姓氏文化专家发现韩国柳氏根在河南
· 莫逆之交的柳下惠与孔子后人
· 中国“私学”先驱——柳下惠
 柳氏通谱
· 《河南日报》:“和圣”柳下惠
· 柳 下 惠 的 长 寿 秘 诀
· 2020年5月30日《澳门日报》
· 柳下惠后裔在京研讨先祖和圣柳下惠
· 中华柳氏宗亲联谊会参与支持在北大
· “胶东郡望”:十世封侯的高疃柳氏
· 柳氏家谱目录
· 男子自称柳下惠后人来南昌寻同宗(
· 家谱寻根 给自己找个位置(组图)
· 揭开柳下惠家谱之谜
 友情链接
聚韩网 | 中华姓氏大讲堂 | 柳河东集 | 濮阳柳氏文化专题 | 李氏网 | 柳宗元文化专题 | 万家姓柳姓专题 | 中华大族谱

网站简介 | 广告合作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公告 | 联系我们 | 版权声明 | 网站地图

天下柳家人qq群81675324

天下柳家人网站http://www.txljr.com

咨询热线13051818154(同微信)